北宋穿越指南_0018【家父当年驾船出海】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0018【家父当年驾船出海】 (第1/3页)

  寡妇门前是非多,自古皆如此。

  等到第二天,附近村民出门干活,全都有意无意朝这边绕。

  虽然没人再出言不逊,但他们看到朱铭和朱国祥,脸上便浮现出怪异的笑容。

  即便朱家父子躲屋里,村民也能看到院中那匹瘦马,然后眼神不自觉的往屋内瞟去。

  半上午吃饭时,婆媳俩愁容满面。

  最后还是沈有容安慰婆婆:“姑母莫要忧心,行得正,坐得直,不怕别个乱嚼舌头。”

  “唉,俺们两个不怕,”严大婆看向孙儿,“这事要传到四里八乡,就怕祺哥儿被人戳脊梁骨,说他娘怎生的不守妇道……”

  沈有容瞬间沉默,她自己能挺住,但孩子怎么办?

  朱国祥见婆媳俩为难,起身抱拳作揖:“是我们考虑不周,给两位带来麻烦了。不如这样,请借一些粟米和食盐,我们父子搬到山里去住,等近了四月初二的寿宴再下山。”

  没等两位妇人开口,朱铭就说:“搬出去住有个屁用,谣言已经在村里传开。别说我们离开村子,就算我们离开西乡县,这谣言也会继续往外传,而且越传越脏,越传越离谱。”

  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不说话了。

  朱铭问父亲:“你知道明星翻车怎么‘辟谣’吗?”

  “发布公告?”朱国祥道。

  “你们这些体制内的老同志,完全不知道如何搞宣发,更不晓得如何做危机公关,难怪出恁多丢人现眼的事,”朱铭怒其不争的纠正道,“是转移民众注意力!谣言就是谈资,而传播谣言,是一种能彰显自我的社交方式。只要给他们足够的谈资,转移他们的注意力,就没人再关心最初的谣言了。”

  “有道理,你有什么办法?”朱国祥对此颇为赞同。

  朱铭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:“你跟老夫人、沈娘子,带着祺哥儿去山里躲一躲,顺便可以去山林里砍点柴。等你们下午回来,这事估计就搞定了。”

  “你有把握?”朱国祥表示怀疑。

  朱铭笑道:“不说十成把握,七八成还是有的。几个村中愚夫愚妇而已,忽悠他们有什么难度?”

  什么体制,什么明星,什么翻车,什么危机公关,婆媳俩虽然听不懂,但她们知道朱家大郎有办法。

  严大婆去洗碗的时候,沈有容把桑叶擦干净,对朱铭说:“大郎,俺把蚕粪扫了,桑叶也擦干净了。到晌午的时候,麻烦你帮忙喂蚕。一共有六簸盖蚕,俺把桑叶分成六摞,每个簸盖喂一摞。”

  “放心吧,我晓得怎样喂蚕。”朱铭自信满满道。

  如何喂蚕,朱铭当然不懂操作,但他懂怎么支使免费劳动力。

  见朱铭拍着胸膛打包票,沈有容也不再多说,反正每天喂蚕四次,偶尔少喂一顿影响不大。

  一切准备妥当,朱国祥便跟着婆媳俩,带着孩子出门上山。

  路过一块麦地时,正好有村民在劳作。

  那人瞧了几眼朱国祥,主动打招呼道:“严大婆,砍柴去啊?”

  “砍柴,家里柴禾不够了。”严大婆道。

  “那你当心,破路陡得很,下山别摔着。”这村民似乎还很善心,就是那笑容很怪,已经打主意回家聊八卦了。

  严大婆道了声谢,便加快脚步前进,总感觉被人盯着,浑身上下都不舒服。

  到了半山腰,是大片的茶场,这里看不见几个人。

  沈有容还是心中忐忑,问道:“朱相公,大郎真有法子?”

  朱国祥保证说:“两位放心,犬子虽然正事不干,但耍小聪明却很厉害。几个村民,应该难不倒他。”

  婆媳俩没再多问,只能选择相信朱铭可以平事儿。

  ……

  家里只剩朱铭,还有匹瘦马。

  这货手脚不怎么干净,跑去抓了把豆子,摊手对马儿说:“快来吃,偷的,贼香。”

  马儿大喜,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