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看星星好不好_第15章 青梅荔枝酒(2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5章 青梅荔枝酒(2) (第1/3页)

  第15章 青梅荔枝酒(2)

  这顿烤串,霍礼鸣没吃完就走了。

  走之前,他悄悄去买了单,并且给老板打了招呼,到时候帮这三小孩儿叫一辆出租车。

  佟辛等了好久不见人,吃得也心不在焉。

  刚准备去找人呢,忙活的老板告诉她:“刚上菜去了,那小哥让我转告你,单买了,他先走了。”

  这一晚过了很久之后,佟辛想起,还会有一种濒临窒息的尴尬。

  什么都是巧合,而只有她自己知道,巧合里或许藏了一丝丝若有似无的命中率。

  ——

  差不多从月中开始,就进入期末收尾。

  因为一班的化学成绩相对落后,而马上临近年末师资评比,所以最近学习氛围格外紧张。

  一天十几张试卷地发,大家叫苦不迭。

  佟辛这两天感冒了,头疼得厉害,嗓子也发炎,冷风一吸,脑子被针扎似的。

  也是邪门,她上高中后每次临近期末,都会重感冒一次。

  唯一值得高兴的事,薛小婉重返校园。

  她哥因为盗窃和赌博,被判有期徒刑三年半。

  薛小婉由政府专业救助机构出面,承但其学费及成年前的生活保障。

  她被班主任领进教室时,依旧瘦弱,但抬起了头,背脊也挺直了些。

  班主任轻咳两声,在讲台上问:“谁愿意和薛小婉同学同桌啊?”

  安安静静的,没一个人吭声。

  而薛小婉的前前同桌李芙蕖,露出隐隐看戏的愉悦神情。

  良久之后——“我。”

  佟辛举起手,因为感冒,嗓子嘶哑得很好听。

  “老师,我可以。”

  班长说。

  “我愿意的。”

  学习委员说。

  很快,十几双手都跟春生发芽似的举了起来,“老师,我我我。”

  李芙蕖脸色挂不住,暗了下去。

  薛小婉又把头低下来,忍着发红的眼眶,再抬起时,是对佟辛露出一个久违的微笑。

  很快到考试周前一礼拜,化学老师的重点全放在他们班。

  老师叫刘伶俐,四十多岁,人如其名,在全校确实以凌厉出名。

  鞠年年这种半吊子都胆战心惊,不敢不认真听课。

  大概是太想抓成绩了,刘老师往死里布置作业不说,周三这天,还单独给一班发了一本《难题多练》。

  说这本习题册的题目质量非常高,明天起,化学课就会着重讲解其中的题型,务必带到课堂上。

  神经紧绷的一天终于结束,拖堂到近七点,天色又黑了一度。

  佟辛感冒难受得厉害,她刚准备收拾书包,皱了皱眉,小腹的不适感隐隐袭来。

  她深呼吸,然后拿了纸巾去了洗手间。

  书包整理到一半,桌上还放了几本没来得及收拾的书。

  教室空了一大半,自顾自地干自己的事。

  李芙蕖和玩得好的路过,三人眼神交汇,李芙蕖往佟辛桌上示了示意。

  ——

  因为身体不舒服,佟辛路上走得很慢。

  生理期第一天最疼,加之感冒,她整个人都蔫儿了。

  好不容易到家,佟辛找了半天,意识到自己没带钥匙。

  辛滟和佟斯年都在医院值班,佟承望去长春出差。

  起风了,是要降温下雪的前兆。

  佟辛实在没力气再坐车去找哥哥拿钥匙。

  小腹的不适让她腿没力气,蹲了两秒,发现更疼。

  佟辛抬头看了看隔壁,房子亮着灯。

  她走过去敲了两下门,很快就开了。

  霍礼鸣正在吃泡面,一屋子红烧牛肉味儿,许是吃惊,半口面还挂在唇边。

  佟辛说:“我没带钥匙,我能不能先在你家待一会儿。”

  霍礼鸣看她脸色不好,“感冒了?”

  佟辛点点头,“嗯。”

  “进来吧。”

  霍礼鸣把路让出来,没把门关紧,留了半人宽的缝。

  他把暖气调高了些,“随便坐。”

  这房子买来是什么样,现在还是什么样。

  以前佟辛也常来小强叔这家,所以并不陌生。

  她只是有点意外,霍礼鸣一个人住,房间收拾得干净整洁。

  霍礼鸣被她眼神逗笑,“怎么,不像我住的地方啊?”

  “这么干净,跟你气质不太搭。”

  佟辛说。
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