狩魔手记_终章 梦想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终章 梦想 (第1/3页)

  当一片无比宽广深远的空间呈现在苏的面前时,他就知道,自己的确来到了主的国度。而且这是个有生机,并且成长着的国度。

  这里的穹苍是深红sè的,天空中不时掠过美丽的光带,片片浮岛飘浮在空中,而苏所立足的,则是一片堪比大陆的巨大陆地,以他的感知都探测不到尽头。大地上有森林,有山峦,有江河,有湿地。风带着清新的气息,各式各样或美丽、或奇异的生物在自己的领地上生活着,它们构成了复杂、奇妙而又平衡的生态体系。并且每座浮岛都自成体系,上面的生态系统各不相同。

  在苏的前方,矗立着一座巍峨的宫殿,高达百米的殿堂和同样高达的雪白巨柱即使相隔遥远,也依旧恢宏。

  那是一座带着浓郁人类sè彩的宫殿,仿佛专为苏的到来而设。又或者会让人以为,人类真是宇宙的中心,只是现在还没有发展起来而已。要不然,在个体力量足以压制一切超级生物的主的国度,zhōng yāng为何会矗立一座人类的殿堂?这多半证明,主与人类密切相关,甚至有可能就是人类。

  在旧时代,这是不可议的事。但是在能力者横行的新时代,却并非无触及。空想能力学家曾经推测过,当某一个人拥有五大能力域全部的一至十二阶能力时,就会衍生出一个新的能力:世界具现。简而言之,就是他想到的,就会实现,哪怕那是一个完整的世界!空想能力学家们据此推测,主是真实存在的,他即是第一位也是惟一一位拥有全部能力的能力者。这一假设只能停留在空想的层面,因为在这一假说提出时,是六阶能力者都很稀少的时代。

  而有的空想能力学者则更进一步,猜测当某一个能力者拥有无数进化点,却不发展任何能力,那又会如何。但是这次最狂放的空想家都想不出结果。

  苏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人类,然而现在,他却知道主的国度中为何会出现这样一座殿堂。这是苏心目中完美的殿堂,苏来到了这里,国度就把苏心中所想给具现出来,并呈现在苏的面前。如果苏是另一种巨大无匹的生物,见到的就会是截然不同的一幅景象。

  这不是幻觉,而是最彻底的真实。一个拥有可以具现现实能力的国度!这已不足以用奇迹来形容,而创造出这一国度的主呢?哪怕它被毁灭了,可是国度依然活着。而以苏自己的经验来看,能够创造出这一奇迹的存在,又怎么可能被使徒们完全毁灭?

  少女依然安静地站在苏的身后,无论眼前出现多么不可议的景象,她都不为所动。只要在苏身边,她即无所畏惧。而梅迪尔丽的存在,同样让苏在错乱的时空中找到了一个锚定点,不至mí失方向。

  至于这个世界,这深红sè的穹顶,以及不断从苍穹中落下的丝丝热力,背后的真实已呈现在苏眼前。这是一艘星舰,空间技术已运用得出神入化,内部空间比舰体大出无数倍。而星舰正深藏在太阳的核心中,借助恒星的热力和能量修补自身和国度的破损。

  苏决定去殿堂中看看。如果主留下了什么,那么就一定在那里。

  殿堂极度恢宏,内部同样比外面看起来的要大得多。而如此巨大的殿堂中,除了一张高高在上的宝座外,再无其它。

  一看到那张宝座,苏和梅迪尔丽就都知道,那是专属于主的座位。而它的大小,恰好容一个普通人类居中而坐。虽然和大殿空间相比,宝座小得完全可用大海中一滴水滴来形容,但是它的存在感却是无以伦比。任何生物只要进入殿堂,就会第一时间看到它,被它吸引。

  苏的脸sè苍白,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。可是jīng准的感知毫不留情地提醒着苏,那个座位的尺寸刚好适合他,一丝不多,一毫不少。

  苏看了看梅迪尔丽,少女却展现出超乎寻常的勇气,向着苏的点了点头。

  苏深深地吸了口气,虽然这个动作其实没有任何意义,却习惯xìng地让他冷静下来,于是苏毅然走向宝座,缓缓坐了下去。

  一瞬间,整个国度沸腾了!

  而就在苏的眼前,展开了一幅无比庞大的画卷,亿万年的时间浓缩为一刻,在他面前闪过。主化身万千,又巨大无比,更多的时候,它是一片无比巨大的黑暗,在宇宙空间中缓缓生长、蔓延。主并不属于这个宇宙,虽然它也是超级生命的一员。主属于神秘的贝萨因都文明,和其它超级生命不同,所有的贝萨因都是完美的生命体,进化根本没有终点,也没有尽头。它们可以成长到无限巨大,又可以将身体浓缩为小到几乎无计算的一个点。贝萨因都最为可怕的武器恰在于此,当它们成长到足够大,然后又无限收缩时,庞大的质量会产生无可匹敌的引力,从而形成能够吞噬星系的黑洞。这是贝萨因都的武器,也是它进食的一种方式。宇宙中所有的生命,所有物质,都是贝萨因都的食物。当它们最后一次进食时,整个宇宙都将因此崩塌,从而凝聚成一个点。这里没有物质,没有空间,也没有时间,只有无穷的能量。进食后的贝萨因都则将以此为凭依,跃迁向另一个空间,再次展开觅食、征服和进化的过程,永无休止。

  呈现在苏眼前的,正是这个贝萨因都的记忆。它更多时候化身为巨大的黑暗,所过之处,一切生命为之毁灭,只剩下颗颗死寂的星球。而在遥远的将来,当它进化成长到一定程度时,这些死星也将成为它的食物。

  使徒是它的创造物,是为它探索陌生星域的前锋。以贝萨因都神语传承知识的主,对几乎一切生命都形成压倒xìng的优势,包括那由超级生命组成的文明。只有一个例外,那就是它一手创立的使徒。在某一个时刻,使徒忽然背叛了它,在它刚刚进食的时候,对它的意识本源发出致命一击!使徒是主的创造物,也同样继承了贝萨因都的力量,所以主的大多数防御手段对使徒无效。

  主毁灭了,却是暂时的。

  使徒的背叛,是他们看到了主的真实。他们有着属于自己的本能,生存的本能。而当主最后一次进食时,他们也将成为食物的一部分。

  于毁灭前的瞬间,主的反击同样摧毁了使徒们的物质存在。而人类所在的这颗星球,恰好被主选中作为囚禁使徒意志的囚笼。主以无所不在的意识力量,使人类当时过度庞大的核武库同时发shè,最终凝聚成覆盖整个星球的辐shè云层。剧烈的环境变动,强烈的辐shè刺jī了所有生物的进化,而主最后所做的一件事,就是打开了囚笼中所有生命的进化限制。

  疯狂进化的生命意志汇聚成一体时,就形成了本世界意志。它为了自身的存在,星球的存续,和使徒成为天然的敌人。而主,则等待着复苏的契机。契机或许是使徒的恐惧,或许是某片残骸突然生长,甚至就如罗切斯特所说,哪怕使徒想到主的次数多了,主也会借助他们的意识投shè而复活。

  然而,就连主自己都没有想到,复生的契机竟然源自于渺小人类的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:“完美生物”。

  这一计划的初衷是创造出永生且可以不断进化的超人战士,因此去除了生理和基因上一切可能阻碍进化的因素。这是疯狂的计划,创始人根本没有想过以当时人类的科技水准,一旦创造出这样一种生命,会产生怎样的浩劫。创始人是天才,也有着难以置信的幸运,竟然真的接近于创造出可以无限进化的生命体。而罗切斯特的帮助则让这一计划从梦想转为现实,可以无限进化的超级生命由此而生。

  确切的说,是由此复生。

  苏缓缓张开了双眼,看了看少女,有些虚弱的笑了笑。少女很安静,眼中却有难以掩饰的关切和毅然。她也觉察到了,所以,已作好了迎接一切命运的准备。

  苏抬起了手,并非shè出毁灭xìng的能量,而是拉着她的手,向殿堂外走去。少女心中一阵恍惚,仿若回到了八年前的时候。可是她心中却又有阵阵隐忍不住的悲凉,几乎控制不住眼泪。时间已然流逝,这一刻再如何象当初那个时候,却也回不到过去。她不再是单纯美丽的小女孩,苏也不再是勇敢而无畏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